简述室内空气污染(6)

现在关于不同室内环境中微生物种类的研究很多, 但关于室内空气中微生物尤其是致病微生物来 源的研究较少. 源-汇分析表明, 室外空气是大多数 室内微生物的主要来源[35,36]. 除此之内, 室内因素 (如居住者、宠物、发霉的物质、通风情况的好坏等)也影响着室内微生物的种群分布和数[37,38]. 通过对室内微生物来源的研究, 将有助于人们深入了解室内微生物群落的影响因素, 从源头上降低室内生物气溶胶尤其是室内致病微生物对人类的危害风险. 下面分别对室内细菌、真菌和病毒的可能来源进行简单地概述.

1 细菌来源

1.1 室外环境: 室内微生物水平主要与居民和宠物的数量、清洁频率以及建筑物周围植被的丰度有关[37,38].

Prussin等 人[39]分别检测了室外环境、教室、日托中心、餐厅、 健康中心、办公室和3个住宅内的细菌水平. 检测结 果表明, 不同的室内环境中, 细菌浓度差异不大, 约 为105 /m³(粒径范围0.5~5 μm), 室外环境中的细菌浓 度约为不同室内环境的1.6倍. 如室外空气是室内微生物的主要贡献者一样, 室内空气中细菌的丰度与室外空气中的细菌数量呈正相关. 伯克霍尔德菌(Burkholderiales)、假单胞菌 (Pseudomonadales)、黄杆菌(Flavobacteriales)、链霉 菌(Streptophyta)等室外空气中常见细菌在室内空气 中也有较高浓度[39]. 室内空气中的细菌总量随着居 民人数、活动量和自然通风频率的增加而增加, 并且与皮肤有关的细菌比例随着居民的数量增加而增 加[37,38]. Bouillard等人[40]发现, 微球菌(Micrococcus)、 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和链球菌(Streptococcaceae) 是办公楼空气中最常见的细菌. 这些细菌是人类正常菌群的代表, 进一步说明, 人类居住在一定程度上 影响了室内空气中的细菌群落组成.

1.2 人类自身的活动:带入灰尘,人和宠物的皮肤,地板和地毯,清洁等行为以及冲厕所都会带来室内空气中的细菌量的激增。 

1.3:管道和空调系统

管道和空调系统是室内细菌的另一个重要来源, 同时也是室内机会性致病菌的来源之一. 大量研究 表明, 淋浴装置和热水龙头在使用过程中可以向空 气中释放军团杆菌[18,42,43]. 军团杆菌可以引起军团杆 菌病和庞蒂亚克热[18], 这些疾病与肺炎等呼吸系统 疾病类似, 严重时可能导致老年人死亡. Dondero Jr. 等人[43]确认了室内军团杆菌的爆发与空调冷却塔污 染有关. Ager和Tickner[44]证明暖通空调系统为军团杆菌的生长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因此, 暖通空调系统 是室内细菌尤其是致病细菌的重要来源之一.

2. 真菌来源 

2.1室外环境是室内真菌的来源之一

Rostami等人[45]收集了马什哈德研究治疗中心的 192份环境样本, 其中67份(约占室内样本总量的 62.03%) 室内样本和 81 份 ( 约占室外样本总量的 96.42%)室外样本检测出真菌, 几乎所有的病房都表现出很高的真菌污染率. 一般来说, 除了受到水侵蚀 的建筑物外, 室内空气中发现的大部分真菌都来源 于室外环境[23]. 室内和室外空气中的维多利亚隐球 菌(Cryptococcus victoriae)、枝孢菌(Cladosporium)和 青霉菌等真菌群落结构都呈现出季节性的变化[46]. 

2.2 潮湿也是真菌的主要生成条件。(皮肤,土壤,室内受到水侵蚀的材料)

除了室外环境, 室内真菌的来源主要包括3方面: 皮肤、土壤以及室内受到水侵蚀的材料. 2008年的一 项研究表明, 室内灰尘中的14%微生物是马色拉菌 (Malassezia) [47], 马色拉菌是一种与花斑藓、脂溢性 皮炎和头皮屑有关的细菌. Yamomoto等人[48]发现教 室里的地板灰尘中富含与皮肤相关的酵母菌(Skinassociated yeasts), 如红酵母菌 (Rhodotorula)、假丝 酵母菌 (Candida)、隐球菌 (Cryptococcus). 所以, 皮肤是室内真菌的来源之一. 土壤中的真菌含量丰富, 大多数土壤湿生真菌可以黏附在鞋上, 随着居住者 进入室内. 土壤在施工过程中可以变成气溶胶形式, 通过气流运动或者人类活动进入室内, 成为室内真 菌的来源之一. 

与皮肤和土壤相比, 受到水侵蚀的材料对室内 真菌的贡献更大. Dales等人[49]分析了来自400多个家 庭中的生物气溶胶样本, 发现在受到水侵蚀的家庭 中的曲霉菌和青霉菌数量是正常水平的2倍. Flappan 等人[50]发现, 在受到水侵蚀的家庭中, 室内空气中 具有毒性的葡萄穗霉菌(Stachybotrys atra)的高达420 spores/m3 . 因此, 受到水侵蚀的建筑材料是室内真菌 来源之一. 除此之外, 淋浴系统、槽系统以及洗碗机 也会产生真菌生物气溶胶,主要包括曲霉菌、青霉 菌、枝孢菌等[3,49,51,52].

2.3 病毒来源 

室内病毒的来源主要市人与动物。

与细菌和真菌不同, 室内空气中的病毒浓度与室外环境的关系并不明显, 人类活动是影响室内空气中病毒的群落结构和数量主要因素. 流感病毒、人 鼻病毒、冠状病毒、腺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肠道 病毒是室内环境中常见并且易传播的病毒[39,53,54]. Boone和Gerba[53]分析了来自5个城市的12间办 公室的328份样本, 其中37%的样本检测出了人副流 感病毒. Lindsley等人[55]研究发现, 流感患者感染后 每次咳嗽会产生约75400个颗粒物, 患者恢复后每次 咳嗽后会产生约52200个颗粒物. 据推测, 流感患者 产生的颗粒物中含有病毒. 因此, 流感病毒携带者可 能是室内流感病毒的重要来源. 人呼吸道和唾液中携带许多其他类型的细菌和病毒, 因此在咳嗽、打喷 嚏、说话、甚至呼吸时, 都会向室内空气中释放微生 物. 当这些微生物为致病微生物并达到一定浓度时, 可能会引起人体健康损伤甚至造成人类死亡.

室内环境是一个动态的系统,直接影响着人类的身心健康。关注室内环境,就是关注自己的健康,就是关注人类的未来。

室内空气是一个动态系统, 在这个动态系统中, 生物颗粒和非生物颗粒分散其中并且不断运动. 生 物气溶胶种类丰富、来源复杂, 易于传播, 会引起人 类急性和慢性疾病. 室内环境中的生物气溶胶尤其 是其中的致病微生物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多种多样的 危害, 包括引起流感、呼吸类疾病、结核、SARS甚 至肿瘤等.

好了,通过6篇文章的介绍,相信大家都对室内的环境有了一个更加深入的认识了

1    室内污染与室外的污染有着密切相关,

2 更与家庭建筑结构,建筑材料,装修,室内温度,湿度,人口密度息息相关;

3   与室内装修材料,家具,清洁程度,甚至厕所,厨房,储物间格局,水暖管道,空调系统等等都有明显的相关性。

4 与人的自身活动也密切相关,比如说人体会带着外界的微生物入屋内,吸烟,做饭油烟,长时间不打扫房间,衣物等不换洗,脚气,狐臭等。

好的室内环境不仅给家人与自己带来健康,而且还能给人以心情愉悦,缓解心理压力,给人体这个复杂的系统以正反馈机制。能够起到明显明确的预防以及辅助治疗,甚至大多数疾病的自愈能力。

室内的污染主要包括:

1 灰尘,粉尘,烟雾,花粉等空气悬浮颗粒,伤害呼吸系统

2 无机气溶胶(一般来说肉眼不可见的颗粒,如PM2.5,PM10等),对人的心脑血管系统伤害非常大。

3 有机气溶胶(一般来说是指细菌,真菌,病毒),对人体的免疫能力是非常大的考验,导致传染病,细菌真菌感染,甚至威胁人的生命安全。

4 有毒还有气体 (甲醛,苯,氨等vocs,以及放射性气体氡)危害人的神经系统,氡气也是导致肺癌的元凶。

下篇文章,小编将详细介绍一下,如何净化室内环境,还给我们一个清新自然的空气,改善我们的家具微环境。

参考文献:

35 Nazaroff W W. Indoor bioaerosol dynamics. Indoor Air, 2016, 26: 61−78 

36 Miletto M, Lindow S E. Relative and contextual contribution of different sources to the composition and abundance of indoor air bacteria in residences. Microbiome, 2015, 3: 1−14 

37 Meadow J F, Altrichter A E, Kembel S W, et al. Indoor airborne bacterial communities are influenced by ventilation, occupancy, and outdoor air source. Indoor Air, 2014, 24: 41−48 

38 Hospodsky D, Qian J, Nazaroff W W, et al. Human occupancy as a source of indoor airborne bacteria. PLoS One, 2012, 7: e34867 2125 

39 Prussin A J, Garcia E B, Marr L C. Total concentrations of virus and bacteria in indoor and outdoor air. Environ Sci Technol Lett, 2015, 2: 84−88 

40 Bouillard L, Michel O, Dramaix M, et al. Bacterial contamination of indoor air, surfaces, and settled dust, and related dust endotoxin concentrations in healthy office buildings. Ann Agr Env Med, 2005, 12: 187−192 

41 Johnson D, Lynch R, Marshall C, et al. Aerosol generation by modern flush toilets. Aerosol Sci Technol, 2013, 47: 1047−1057 

42 Perkins S D, Mayfield J, Fraser V, et al. Potentially pathogenic bacteria in shower water and air of a stem cell transplant unit. Appl Environ Microbiol, 2009, 75: 5363−5372 

43 Jr D Dondero T, Rendtorff R C, Mallison G F, et al. An outbreak of legionnaires’ disease associated with a contaminated air-conditioning cooling tower. N Engl J Med, 1980, 302: 365−370 

44 Ager B P, Tickner J A. The control of microbiological hazards associated with air-conditioning and ventilation systems. Ann Occup Hyg, 1983, 27: 341−358 

45 Rostami N, Alidadi H, Zarrinfar H, et al. Assessment of indoor and outdoor airborne fungi in an educational, research and treatment center. Ital J Med, 2017, 10: 52−56 

46 Lee T, Grinshpun S A, Martuzevicius D, et al. Relationship between indoor and outdoor bio-aerosols collected with a button inhalable aerosol sampler in urban homes. Indoor Air, 2006, 16: 37–47 47 Scott J A, Summerbell R C, Green B J. Detection of Indoor Fungi Bioaerosols. Wageningen: Wageningen Academic Publishers, 2011 48 Yamamoto N, Hospodsky D, Dannemiller K, et al. Indoor emissions as a primary source of airborne allergenic fungal particles in classrooms. Environ Sci Technol, 2015, 

相关文章